「那些過不去的坎,都是因為你腿短。」

by 二當家

家裏有2台嬰兒手推車:一台是承接表姐們用過的恩典牌,另一台是傳達母愛永恆的仔嬤牌。

2台現都靜立在沙發旁的角落已久,仔仔已經過了那個時期。仔媽不用再每天左手抱嬰,右手扛車的上下五樓練身體,對於他們只有又愛又恨的複雜情緒。

其各有優缺點:恩典牌輕巧易收,操縱靈活,各種角度都好走,可惜長年耗損已深,運轉偶爾不靈,一下子是輪子,一下是骨架,像個不定時炸彈。仔嬤牌新穎厚實,還附有貼心飲料架,讓仔媽在揮汗如雨時至少手邊就有那麼一杯神奇冷飲,安撫心神,但其重量惱人,尤其是搬運時,會令仔媽特別懷念起南方的桃園一樓婆家。

所以我們視出遊地點、情況選擇不同的嬰兒推車,比較起來使用恩典牌機會較多,其可真謂是老而彌堅、鞠躬盡瘁無以復加,當時回家開門後見到它,心裏油然升起一種尊敬感,想向它問安,不知其是否還撐不撐得下去?

封塵已久的2台推車,居然重現於客廳內的對話。

「陀螺王對你這麼好,他要帶他的小baby出去玩,而我們家的推車都不用了,可以把推車給陀螺王用嗎?」仔媽問仔仔。

「不行,那是我的。」仔仔一口回絕。

「他今天還陪你玩這麼久耶,而且還借你戰鬥擂台。他們明年要出門野餐,想讓小baby有地方可以睡覺,所以才要用推車啊!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正因為那天下午仔仔特別要求到到店裏找陀螺王玩,還消磨了好一段時間,要不是一週一次的戰鬥陀螺卡通即將開演,應該還不想馬上回家。仔媽從聊天中知道這個需求,當場就想到家裏閒置的那2台推車,但聽說仔仔當場就表示拒絕。

所以現在是延長加賽時段。

仔仔思考了半晌,終於開金口:「那我可以借他用。」

「那可以借很久嗎?」仔媽心裏想的『借很久』應該等同於『不用還』的那種久,她覺得這正是處理那2台手推車的大好時機。沙發旁推車底下的灰塵是小金(掃地機器人小名)掃也掃不到的位置,趁此機會,了結出清,決意實施斷捨離。

情人眼裏容不下一粒細沙,潔婦(仔媽)心裏已經容忍了那一片灰塵甚久,這早已經超越了氣度的問題。

仔仔又思考了一會兒後,以獨白式的口吻說出了他的看法:「如果你在學習區開始前(約莫下午4點)接我的話,我就借1天;如果進教室一秒鐘(約莫上午8點)就接我的話,我就借2天;如果100天不用上學的話,我就借4天。」

所謂獨白,隱含著我說我自己的,不管妳願不願意、答不答應。

仔媽望著我強忍著笑,還想開口再說些什麼,但一時忘言,只想大笑。

食物才可以分享,把東西送出去跟分享無關,先前曾談到捐贈玩具這件事情時,也是類似的結果。

好吧,有句話是這麼說的

「那些過不去的坎,都是因為你腿短。」

願意分享(送)這件事,目前還是仔仔的坎,也正是因為仔腿尚短,看來想跨過這個坎,還得等腿長點再來說(拿尺量腿)。

#仔男日記048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