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力齊發,親子歐趴(all pass)-談成功的親子攝影三力:人力、體力、心力。

by 二當家

成功的親子攝影三力:人力、體力、心力。

親子攝影是個耗費三力的活兒,你想不承認也不行。

首先沒人陪伴,就別說什麼攝影了,所以要「有人」是最優先的要素。

有人之後要有體力,許多家庭孩子是托家中長輩照顧的,爺爺奶奶帶著小50歲以上起跳的小孫子小孫女,健康平安已是皆大歡喜,還期待老人家幫忙拍照,還要拍得好,這的確是不切實際。就算是自己帶小孩,人到中年,說不定連蹲帶爬都開始感覺吃力,不要以為自己還是20年前的自己。

上個月帶著小朋友到了苗栗的尚順育樂世界,6樓有個超級大的體能區,高度至少有2-3層樓高(官網寫有8米高),為了不負親子攝影二當家的名號,所以全程跟著身高不到110的仔仔爬高爬低,身上還背著一台單眼相機。不騙你,我在那裏爬了2天,除了自己以外,只見到另外一位爸爸,穿著橫紋短袖POLO衫,挺著大肚,坐在某階平台上喘氣,那畫面超有感,可惜我也只有匆匆一瞥的時間,2米開外的仔仔已經對著我大喊:「爸爸快一點,黃色溜滑梯那裏集合~~」是的,我不是只有爬平台、攀繩梯而已,全水管式的溜滑梯我也不得不參與。

就在這種空間裏爬上爬下,拍照時,只能顧按快門,連維持水平都來不及。

入園前,看到了那超大體能區,心裏不禁發愁:「唉喲,這是要怎麼陪?」後來自己耍帥跟仔媽說:「我來,要趁還陪得動的時候陪。」

如果有幸人力、體力都有,你還最需要的是心力。

因為陪小孩玩絕對是件苦差事,小朋友玩得很開心,但大人都是持著心裏的愛當燃料在補給灌溉的,父母親自己可能都難以久恃,何況是隔代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甚至是操著口音的外籍保母。有些地方有些家庭,孩子對保母比對父母還親近。不用懷疑,第50屆金馬獎最佳影片『爸媽不在家』(新加坡作品,導演陳哲藝)就是講述這樣的家庭故事。三力之中,唯有「心力」是比較沒有時間壓力的,但問題在於等到你有心力的時候,孩子可能已經不需要你了;也可能你自己是有心而無力。

照顧孩子真的很不容易,陪伴孩子成長也不是每個家中父母都能做得到的事情,幸福從來不是理所當然的。我承認,攝影絕對不是需求金字塔底端的東西,滿足孩子的所有基本需求(食衣住行)後,才可能談到其它的非基本需求,例如拍照攝影。

現在攝影太簡單,有手機等於有相機,而且拍照片還不如整個錄影起來存雲端,有聲有影,多精彩。看5G廣告如此動人,那根本是另一個世代,而且整個錄起來對大家都是最方便的事情,拍的人完整交待,看的人滿心期待。

也不過就30-40年前,相機還在用膠卷,看到相片等同沖洗相片,既使相片拍得不好,也視若珍寶,因為有一張照片多麼不容易。金錢、技術、設備每項都是挑戰,拍全家福要著裝到相館裏,搞不清楚是拍照還是相親?布景再假也沒問題,就像拍婚紗寫真再怎麼與生活脫節也沒關係,只因為一起合照太不容易,太不容易,太不容易。

這是一個對攝影而言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最好的時代是因為人手一機,成本低廉,誰都可以拍;最壞的時代是因為人手3C,動靜之間,高下立判,誰都只想看會動的。

相機只會愈來愈輕、畫質愈來愈好,手機愈來愈小,功能愈來愈多,網路愈來愈快,而時間愈來愈少。

親子攝影的真諦從來就不是攝影本身,而是在這鏡頭後面代表的陪伴。
在小學裏看到新鮮事物,立刻拿起手機查詢,現學現賣。

孩子大了,就不需要你長時間的陪伴,你想陪,他還不見得要你陪。

所以說穿了,這親子攝影的時間其實是倒數的。從孩子一出世便開始倒數,等到某個時間點上,你就會感受到他不太需要你陪了,或者不是你以為的那種陪伴。

以前怎麼拍都好,後來怎麼拍都躲,從合照裏開始消失,從表情上開始僵硬,那是告訴你,再長的親子攝影時限,也會走到這一天。

商業周刊於2019年曾有一文:「孩子的一生是無法重播的電視劇…這時代最高級的炫富,就是陪伴家人。」(作者:張星行/小十點 2019.10.03)

「今天的父母,不是不要愛他們的小孩,而是怎樣的陪伴才是有效的陪伴,這標準變了。」,我們作父母的,就是應該在孩子小的時候,多陪陪他們,見證他們的成長。

對世界而言,你只是一個拿相機的人;對你的孩子而言,你是紀錄他生活的攝影師。
在公園裏,同學們在那個燦爛的陽光下盪著鞦韆。

親子攝影,只是見證他們成長的工具之一,你擅長也好,不擅長也罷,滴滴答答的鐘響或許微若無聲,三力也好,時間也罷,都是一路向下,不可逆的。你只要能找到一種方式,錄的,拍的,寫的,畫的,說的,先求有,再求好,最重要的是,在這一路陪伴的時間裏,讓自己的技巧精益求精,也是一種成長與學習,陪伴過程也就沒那麼痛苦與無聊了(笑)。

多年前,總統之子陳致中探望二度遭羈押的父親前總統陳水扁時,手裡拿著一本《窮得只剩下錢》的書要送給他,於是乎此書從此爆紅,書名也成為當時金句。

有人用錢炫富,有人用陪伴家人炫富,至於親子攝影控們,希望以後我們除了用陪伴家人炫富之外,還有『伴手禮』──每個人都可秉持三力到親子攝影的最終點,最後寫一本自己的《貴到只剩下相片》,以後把它送給兒子/女兒,希望他/她不會拿去回收、嫌佔空間,或是大喊「唉喲,這都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有照片?」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