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該放在對的位置上,而不是前面的位置。

by 二當家
仔仔在主擂台區準備發射陀螺的專注神情。

那天Y夫人轉身一看到我,便驚呼:「為什麼我兒子會在你手裏?」

我手上正抱著一位未滿足歲的嫩嬰,感覺上一次抱嫩嬰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

「我…我…我是自願的。」我對著Y夫人說。

周末時,陀螺王的店(正名:歪頭廚房)在休息時間開放給喜歡打陀螺的大小朋友陀螺對戰。店內桌椅已被撤至四周靠牆處,中間擺妥了大小擂台數座,其中最大的主擂台可以供4人以上對戰,其餘的小擂台比較適合2人捉對廝殺。

想當然爾,一次可以對戰4人的主擂台最受歡迎,大家都輪流排隊想在主擂台大展身手。主擂台戰敗下來的人可以選擇繼續待在主擂台排隊,或找人去小擂台練習對戰。陀螺王甚至在靠窗側的長桌上擺了一組『瓶蓋人』射擊遊戲台,讓想玩的人去玩。

『瓶蓋人』是我們替它取的名字,簡單的說就是一個可以把保特瓶飲料的瓶蓋放在『瓶蓋人』的身體裏,然後利用雙手壓住發射器後,便可將瓶蓋發射出去,擊中瞄準的目標。由於瓶蓋為圓型塑膠,彈射力道也比不上玩具槍,還算安全,仔仔在家裏也有一隻『瓶蓋人』。

另一側桌上有人帶來整組寶可夢卡牌的桌遊遊戲,看來挺複雜,除了一位小朋友坐在桌側玩著SWITCH之外,所有的大小男人都在聚集在擂台邊,而女人們(都是媽媽,沒有女性陀螺手)都坐在另一側聊天。

仔仔午覺睡醒後,我們才帶他到店裏玩,其他人早已開打許久,但小子也不怕生,一進店裏就三步併兩步的跑到擂台邊看人比賽,手上緊緊握著自己從家中帶來的陀螺,眼睛盯著擂台中的陀螺比拼。

仔仔一心想要跟陀螺王組隊比賽,但陀螺王本人不僅提供場地,自己還擔任擂台裁判,造福所有大小朋友,暫時無法跟仔仔一起組隊。仔仔看著大擂台的賽況,時不時就問一句:「陀螺王,我可以和你一起組隊嗎?」

「ㄟ,你要不要跟你爸爸一起組隊?」陀螺王問。店裏至少有2對父子檔,父子聯手組隊並不少見。

仔仔轉頭看了看我之後,回頭跟陀螺王又說了一遍:「陀螺王,我可以和你一起組隊嗎?」

仔仔年紀雖小,但判斷能力還是有的,仔爸我嚴格說來只能是湊人數的工具人,真正需要找厲害隊友時,當非陀螺王莫屬。

即使陀螺發射出去後,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場內戰況(需要靠這麼近,難道是近視嗎?)

人就該放在對的位置上,而不是前面的位置。

小朋友打起陀螺每個都只想贏,一位大朋友忍不住便說:「打陀螺有輸有贏,哪有人一直都在贏的?」小朋友似懂非懂,但跟有人陪伴一起玩比起來,輸贏還真是不那麼重要。

我拿著相機,做著熟悉的事情,跟陀螺戰鬥比起來,這個適合我多了。

他們組隊打了幾場比賽,Y夫人回頭發現陀螺王頗有閒餘,便說:「這位先生,自己的兒子自己顧。」語畢便把手中嫩嬰交給了陀螺王,他將嫩嬰抱在懷裏,便在店內散步了起來,每個角落東看看西看看的這麼繞著。

不一會兒,仔仔又問了:「陀螺王,我可以和你一起組隊嗎?」

「呃,可是我現在………」他抱著嫩嬰,口裏欲言又止。

此時,工具人的時刻來臨了,較之於攝影,現在臨時托嬰又更適合我,於是我示意可代抱嫩嬰,陀螺王二話不說,便將嫩嬰交給了我,一如我二話不說,就將仔仔交給了他,這是男人間不必言語的默契。

人就該放在對的位置上,而不是前面的位置。

陀螺王的店(正名:歪頭廚房),周末時常免費開放給喜歡陀螺的大小朋友相互交流,有媽媽甚至放生小孩在店裏,直到結束時再來接人,頗有週末臨時安親班的味道。

有看過整個『安親班』都在打陀螺的嗎?這裏有。

#仔男日記133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