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張獎狀

by 二當家

昨日返家後,仔仔拿著一張獎狀向我們炫耀。

那是他人生的第一張正式獎狀。

這一切,得從10月份友人水腦的line問候開始。

她是來探敵情的。

「欸老仔~仔仔10/23有沒有要足球比賽?因為我兒10/23又要足球聯賽了,想說會不會又遇到你們而已啦~~~」


去年的足球比賽,我們二家無預期地在球場上相遇,結果我們輸了比賽,沒想到今年還有機會相遇。

嗯,真令人懷念。不過,什麼時候有足球比賽的我們怎麼不知道???

一場疫情,讓許多事都變得麻木又遲鈍。

於是我白目地在一整年都沒有動靜的足球群組裏問:「請問10/23有足球比賽嗎?去年我們碰到的對手他們有比賽。」

稍晚,園長回覆:「親愛的家長:如果足球賽要求“全程戴口罩參賽”,各位是否有意願參加呢?」

疫情期間,口罩早就變成是每天更換的鼻孔了,孩子們就算是戶外運動也得戴口罩,一場20分鐘的足球比賽,看起來不是什麼大問題。

之後的一切就神展開了,群組突然復活,家長們紛紛問孩子參賽意願,一個拉一個,小孩回憶起去年贏某園14分的往事……雖然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就算只有一件如意的事,也可以講一輩子。

那一天是10/12。

5天後終於湊到最低參賽人數11人,完成報名後,預計10/31進行比賽。

換句話說,我們在預賽是碰不到去年踢贏我們的水腦兒了,要碰面得等到決賽。


教練說:「若不小心晉級了!11/13(六)早上,新莊體育場人工草皮踢總決賽!」

我喜歡奇蹟,但我更相信教練的判斷,如果晉級的話,應該是「不小心」的(笑)。

看著小朋友們球場上練習,我更加堅信教練的眼光。一年來,球技進步有限,教練說我們這隊的弱點是「沒有特別強的」,優點是「沒有特別弱的」。

有些平常就在俱樂部踢球的小朋友,一旦放到幼兒足球比賽中,一人就可以得10幾分,有的隊伍還不止1位這樣的球員。也就是說如果遇到這種隊伍,那跟螞蟻打大象差不多的意思。

有些隊伍甚至只練習2件事:佔據球門和練習PK。佔據球門是要5-6位小朋友站一橫排把球門堵住,這樣子對手就沒辦法把球踢進,而且嚴令不許離開球門前位置,全心全意逼和,完全放棄進攻。接下來,一旦進入PK賽,就是他們平常練習的重點了,他們很有信心……。

為求勝利,不擇手段,球場便是人生的縮影。

既是人生縮影,那有什麼怪事也都不奇怪了。換句話說,球場勝負之外,其實是去長見識、開眼界的。遇到絕世高手,我們謝謝他給予我們成長的刺激;遇到初學小白,我們謝謝他贈予我們勝利的喜悅。

教練說,幼兒足球比賽裏比實力更重要的是一件事其實是……籤運。

好籤上天堂,壞籤住套房。

顯然,我們在初賽的籤運是好的,直落2,連勝2場,以分組第1踢進決賽,實在是太「不小心」了。

是我們錯估了自己的實力嗎?其實也不是。

其實真的就是抽到好籤。預賽和我們對戰的都是中班,一如去年大班欺負我們,今年換我們欺負別人(怨怨相報何時了?)

這可能是仔仔幼兒園生涯首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足球比賽,而且可以到人工草地踢球,全隊欣喜若狂。

既然都踢進了決賽,說不定「不小心」還會持續發威?!

機會既然已在眼前,不加碼一下好像說不太過去,往後2週時間,早上的晨間運動分成兩組,其中一組是足球組,每天早上針對教練所開出的訓練菜單進行特訓。

仔仔偶爾在晚餐時,會說今日誰誰誰把球踢進樹林裏,誰誰誰把球踢到樹上之類的事情。其實他想表達的是,他們現在都可以把球踢得很大力,球都飛得很高很遠。我突然瞪大眼指著面前的那盤綠色地瓜葉,說:「唉呀,這是大力菜耶!吃了之後會變大力士,球可以踢更遠!」

仔仔二話不說,筷子夾起一大口地瓜葉送嘴裏,我還作勢要去搶他口裏的「大力菜」,他偏過頭去,嘴裏嚼得更起勁。

決賽和預賽不同,採單循環,意思是輸一場就再見,想得冠軍,預計要連贏4場。

上天是公平的,給你一時天堂,必然又會送你一個套房。

我們第一場的對手便遇到了已經連續2年的冠軍園所,今年追求3連霸。

這種事情當然不用跟小朋友說,悶雷打在自己頭上就夠了。

事實證明,能追求3連霸的園所,依靠的不會只是籤運而已。

0:3,我們輸掉了第一場也是最後一場的比賽。

Z妹在頒獎台上哭得不能自己,另外聽說還有一位在比賽結束時也哭得極慘,但在上台受獎時已經無礙。是的,全隊都上台領獎了,所有踢進決賽的隊伍可獲頒一個獎盃,所有小朋友都獲得一個汽球足球當禮物。

2週後,仔仔獲得人生中第一張帶官印的獎狀,表揚他在足球聯賽總決賽中表現優異。


聽說K妹和F君拿到獎狀後,要家裏的每位大人把獎狀上的每一個字都念給他/她聽一遍。仔仔拿回家後,興奮地把獎狀獻給媽媽,說:「我知道這個東西妳一定會喜歡。」

一張獎狀就只是一張獎狀。

滿滿回憶才是真正值得喜歡的事情。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