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出現在鏡頭裏,就表示我們有緣。

by 二當家

帶相機拍照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每次出遊(去公園散步亦不例外),都習慣帶著相機(或手機),不見得會拍,但一定會帶。每次按下快門,都帶著一些期待,不見得成功,但失敗為成功之母,按一次快門就多一次成功的機會。

拍只是過程,整理得出來,才是真的。照片累積得多,光是尋找的時間可能比拍照本身更費時。

我的經驗,整理照片時間從來不亞於拍照本身所歷經的時間。

整理相片時,孤單寂寥,但也唯有此時,可以坦誠地面對自己所拍的相片,好壞總會有個說法,整理相片時,就是自己對自己快門懺悔的時間。尤其懺悔思索時容易沉溺,一不察覺,就是好幾個秋(最好是有這麼久)。

今天拿個實例跟大家分享。

7月份來了趟報復性中部小旅行,目的地在苗栗及台中。第一站是台中三井outlet的雪樂地樂園,號稱全台第一家室內恆溫雪場,引進日本技術,將飲用水製成雪花,讓整年都快找不到冬天的台灣,也可以在城市裏目睹什麼是雪?我們曾來過一次,回家後,仔仔整整感冒了2周,是的,只要你在裏頭待得夠久,就會知道白雪當然是冷的,不是開玩笑!但仔仔就愛這一味,於是我們只好硬著頭皮,再來第二次,並誠心祈禱返家後不要病那麼久。

豈料,這次還真的靈驗了,這次小旅行返家後,仔仔啥事兒都沒有,完整的一尾活龍,原因是雪樂地在我們去的前一天公布了製雪機維修公告,不得已需至少暫停營業2天。

我們到了現場,一見公告,便知大事不妙,仔還沒聽完解釋,淚水就像雨水般傾洩潰堤。媽媽忙著安撫仔仔,我站在不遠處,一手還拎著原本帶來禦寒的重裝備和玩具,緩緩地放下行李,拿起相機,拍下這次小旅行的第1張照片:哭倒在媽媽懷裏的仔仔。

雪樂地門口,仔仔哭倒在媽媽懷裏。

仔多日來的期望破滅,最好的方法就是轉移她的注意力。身處風暴中心的媽媽即刻眼尖地發現旁邊有一個室內遊樂場,裏頭遊具不算特別,意思是平常日會光顧的機率不高,但在此時此刻,只要是能轉移仔仔注意力的遊具就是好遊具,沒有什麼好考慮的。

等我將行李放回車上再返回遊樂場時,仔仔已經入場。他第一個光顧的項目是球池,四周有氣壓式大吸管可以把球吸到球池中間上方的網架上,待累積到一定量,網架一開,球如瀑布一傾而下,極有視覺效果。球是塑膠製,打在頭上也不會疼,但仔仔看了幾次,還是不太敢站在正下方,只敢站在角落恭逢其盛。我問了他好幾次:「你真的不要去試試嗎?這個球倒下來很好玩耶。」「不要,我不敢。」然後他眼睛一直望,腳步一直退,下次索性退到另個球池邊純粹當個觀眾。

仔仔在球瀑布的邊緣地帶,近鄉情卻。
仔仔寧願在另個球池旁開心望著球瀑布,純粹當個觀眾。

再來就是仔仔在遊樂場裏玩最久的氣墊城堡體能區了,大城堡裏有二至三個需要攀爬的氣墊山坡,其間穿插著各式奇型怪狀氣墊阻礙物,穿越的最後是一個大滑坡做結束。仔一個人進出城堡上上下下無數次,自此笑顏逐開,可以說是正式與心碎雪樂地的低落情緒道別。一開始仔還央求我當鬼抓他,後來有年紀接近的小哥哥陪他玩,老爸失寵,漸入冷宮,於是我就專心做好我的攝影師就好(握拳)。第5張是他從滑坡下來後,看到鏡頭,故意跑到鏡頭前變大頭狗的模樣,算是最近他的新招。)

仔仔在城堡裏大展拳腳,來回奔波,已經展現藏不住的笑容。
仔仔從滑坡下來後,看到鏡頭,故意跑到鏡頭前變大頭狗的模樣,算是最近他的新招。

即使常常拿起相機就拍,但不管是當下抑或事後整理相片時,都會不禁自問,自己實踐親子攝影之路都在拍些什麼?

那個值得你按下快門的瞬間是什麼?

如果問我,我會說應該是當下自己覺得值得紀念的那一刻。

可能是小朋友在當下的反應(大哭不止),可能是在當時的個性(謹慎不敢嘗試)或情緒(體力釋放後的開心笑容),簡言之,就是未來會想留下來看到的東西,不管是喜怒哀樂的情緒,或是曾經發生的故事點滴。

經常是情緒串接成了故事,拍得愈多,故事愈完整。

每次的小旅行都像一部小電影。

我常問自己,拍了這麼多,是為了什麼?如果拍了很多,卻用得很少,那又是為了什麼?

名偵探柯南電影版《紺青之拳》中里昂問京極真:「你的拳頭是為何而存在?你追求強大又是為了什麼?支持你的信念到底是什麼?回答不上來嗎?沒有目的的拳頭是不完整的,十分危險。」(跟小朋友一起看卡通之後,連舉例都會受影響…)

空手道中的拳頭,猶如攝影師手中的鏡頭,它沒有這麼危險,頂多只能算得上浪費時間跟手指頭需要復健,但如果找得到理由,快門才按得下去,按得久,按得義無反顧、心安理得。

努力愛一個人,和幸福並無關聯,專心拍一個人,終與專家沾上邊,你或者是妳,既然出現在鏡頭裏,就表示我們有緣。

緣份厚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笑)。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