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裏的高年級學長們

by 二當家

我發現,在離仔家最近公園裏陪著小朋友的父母其實都很專心盯場,很少一旁滑手機。

或許是因為孩子都還小,還需要盯,既害怕被人傷害,也害怕傷害別人,所以無暇玩手機,全神貫注;又或許是因為公園椅數量有限,沒地方坐,只好專心看著小朋友。

仔仔每到公園玩耍時,如果有伴,其實他就忘我地跟著伴東奔西跑,不太理會大人在做什麼。相反地,如果只有他一個人到公園玩,他便會三不五時地叫喊你一聲,待你回應給他一個笑容或者揮一揮手,他便安心繼續玩耍。

仔仔還沒有令人安心到不用管他,所以在公園裏的大部份時間,大人們還是會盯著他的行蹤。不過,最近在公園裏我總是被一些孩子分了神。

這些孩子,指的是約莫國小高年級生到國中一年級間的孩子。為什麼會分神呢?倒也不是因為他們會在現場欺負小朋友,他們也是跟著自己的同伴追逐跑跳,除了身材高大很多之外,其餘的相差無幾。

只不過,有些大孩子的身材應該很不適合在這些遊具裏穿梭了,但他們還是會抓緊「年輕」的尾巴,盡情揮灑。

體重看來不亞於我的小男生,爬到螺旋狀的滑梯上以示其輕盈體態;坐上翹翹板以展現體重數字也限制不了他對童年回憶的渴望,而且跟同伴玩起翹翹板時可是刺激版的重度上上下下,每一次都不斷挑戰著彈簧的極限。豈料這樣的重口味倒是吸引仔仔的興趣,二話不說就跑到翹翹板前說著:「我也要玩。」然後一屁股坐上中間的空位,大朋友們並不因為仔仔的加入而稍微節制,力道一如以往,倒是仔仔沒幾個來回,便急著說:「我不要玩了。」大朋友們倒是即刻緩了下身的力道,翹翹板漸停。

我趕緊去抱仔仔下翹翹板,並跟他說:「跟哥哥說謝謝。」

仔仔對坐在他後面的胖哥哥稱了謝,但胖哥哥依舊面無表情,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催促著仔仔去玩別的設施,但眼神還是停留在胖哥哥手上的小型木製球棒,胖哥哥一直是手拿著這根小球棒在公園裏跑跳,沒有刻意去挑釁什麼人,但偶爾會跟翹翹板對面的較瘦男生相互較勁,而較瘦男生手上拿的則是粗大的長樹枝。

想當然爾,這兩個男生沒有家長陪同。

不知怎麼著,我覺得全場男女老少,最弱勢的倒不是幼兒園或學齡前的小朋友們,而是這兩位大朋友。

他們缺乏安全感,懷念著以往的童年時光,卻又沒法好好地跟外界溝通,或許不喜歡日漸繁重的課業,但也不見得能參加那些其實是許多資源堆砌而成的課外活動或社團運動……,所幸他們還找得到伴,所幸他們還願意到很多人的公共場合去發洩不知該何去何從的精力……

我覺得他們是需要幫助的孩子,但其實我也無能為力,只能在擔心自己孩子安危之餘,覺得感嘆。

或許可以端出大人的威嚴,將他們趕出公園,但是趕不走他們心底的茫然。

或許可以拿出教育的專業,替他們重新評量,但是評不出他們無聲的吶喊。

仔仔還在恣意地奔跑跳躍著…

無憂無慮的

天雖然都黑了,就讓他再多玩一下吧。

#仔男日記135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