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跟著別人回娘家

by 二當家

初二,習俗上回娘家的日子。

因為岳父岳母的體諒,我們從不曾初二回娘家,而是選在過年前後回去團聚,總之不在這天增加高速公路的負擔。

往年初二這天就在台北城裏找個地方溜躂,就像前一天的迪化街。

但今年全亂了套。

到底是出自於南尋冬陽的渴望?還是突然長了踏出舒適圈的勇氣?純粹不安於室的年節盲動?又或許只是人性的劣根性作祟?總之,今年初二這天我們不但出了台北城,而且一路往南直奔,有多南?只有『海角七號』裏阿嘉才懂的那種國境之南-屏東。

目的地跟仔家一點血緣關係也沒有,而是跟著仔仔幼兒園同學L『回娘家』,分別是雲林阿祖(外曾祖母)家和屏東奶奶家。

雖說L媽打從去年起就邀請我們離開台北,投奔屏東的驕傲。可是,台北人對於口頭邀約這件事自有其邏輯,部落客黑貓老師日前曾發一文寫道「台北人說『下次約吃飯啊』,他只是禮貌想結束對話,並沒有要約吃飯的意思;南部人說『下次約吃飯啊』,他的意思是下次約吃飯啊;台南人說『下次約吃飯啊』,他意思是打算帶你去吃巷口最好吃的店,接著帶你去吃巷口最好喝的飲料,然後帶你去吃巷口第二好吃的店,最後帶你去買2斤巷口最好吃的點心」。

L媽,雲林人,嫁到台北後,不知該算南部人還是台北人?

我不知道一般人聽到這種邀約會如何看待?我承認,我把它當成客套話了。別說客套了,不論你再怎麼想去體驗屏東人的驕傲,一般而言也不會選在大年初二。初一晚上,仔仔在家裏偶爾咳個幾聲,我覺得那是阻止這一切荒謬劇情的最後契機。

「老婆,仔仔今晚一直咳咳咳,這樣子去住別人家會不會不太好?」我表情十分嚴肅。

「應該還好吧?」仔媽看了看仔仔,仔仔看了看媽媽,突然又沒了咳聲。

「那至少先跟L媽確定一下,萬一她家裏也有其他小朋友,或是家裏有人在意就不好了。」最後的希望就放在L媽身上。

不一會兒,仔媽從房間出來,語氣掩不住那竊喜:「L媽說沒有問題喔。」

隔日一早不到7點就出發,雖然全國提早一天放假,但期待大年初二不塞車也未免是痴人說夢,該塞的路段也塞了,不過由於出發時間早,近午時便到了雲林北港。

雲林北港是L的外曾祖母家,我們預定在此歇息一會,順便午餐。不過,在下交流道時,我臨時想起我堂弟今年也在北港某宮廟擺攤做生意,便刻意先繞去跟他打個照面。他一連租了5天攤位,前晚更一個人睡在車上沒回家,問他怎麼不找個地方休息?他說一天賺到的錢,總不能都給了旅館,想想還是睡車上就算了。仔仔臉臭臭地蹲在攤位前,問著:「為什麼還不去找我的同學L?」

堂弟說等回台北時,再補給仔仔鬼滅之刃的紅包,仔仔還指定要水柱富岡義勇,堂弟一口答應,完全沒有顯露出不解的神情,想來是家中也有一雙兒女的他,早已入了鬼滅之刃的坑。

半小時後,L媽帶著大小L(大L是念國小的哥哥,小L是仔仔同學)在村口為我們引路,一路沿著巷弄進到他們老家,老家前的庭院早已停滿3、4台車,我們此次南向之旅的第一餐便是雲林北港的辦桌菜。

印象最深刻的是桌子幾乎擺不下所有菜肴,座位也不夠,光是L媽娘家親友就已滿堂,何況再多加仔家1大2小。但其眾親友們似乎早已習慣這樣滿座的情景,小輩們挾了菜後就離開找地方吃飯,直到碗裏空了再自動回來補充。

桌菜已經多到吃不完,但雲林人的熱情尚未告一段落,下桌後的點心也是源源不絕地送到你面前,各式餅乾糕點糖果擺滿了客廳茶几,看來不像是過年期間擺出來客套,而是平常就是這樣過日子的。

據L媽表示,這些大部份都是她舅媽自己親手做的,而廚神舅媽本人正在餐桌前望著剩下的菜肴碎念:「明年還是自己煮好了,自己煮的比較好吃。」我看著舅媽的背影,仰之彌高,望之彌深。

仔仔和大小L們早在不同角落玩得不亦樂乎,一下子跑到樓上玩跳床,一下子在客廳地板玩陀螺。南部院落式建築對仔仔而言實在太新鮮,尤其和同學在一起,什麼都能玩,什麼也好玩。

此外仔仔當然不忘帶著他的鬼殺隊制服一併南下,果然知音才能引起共鳴,大小L也紛紛搶著要成為鬼殺隊的一員,大人們不淮他們拿著日輪刀互砍,於是他們決定改砍泡泡,一個人從這頭向著對面吹泡泡,另一個人則在對面拿刀砍泡泡鬼。

小朋友的嘶吼叫鬧與被處罰管教聲,搭配著村子裏悠閒的午後斜陽,譜成仔家初二南征第一站的美好回憶。我們深感北港人的熱情,肚子更是裝滿了吃不完的正餐與看不完的點心,完全忽略車子輪胎的哀鳴聲(怎麼比來的時候重那麼多),感恩道別後再向屏東出發。

真正到了屏東,已是晚餐時間。屏東是L爸的老家,L的奶奶家。沒想到,離開雲林數小時後依賴導航的台北人竟然迷路在屏東村弄小路裏,須靠L媽開車出來道路救援,顏面盡失,還好,不久後仔家在餐桌上討回一點顏面,甚至是取得了下次可以再來的入場券。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下回分解。

#仔男日記117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