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跟著別人回娘家(2)

by 二當家
熱博會5點閉館前,仔媽母子兩人走在園區一角,背後正是屏東的落日。

跟雲林不同,屏東L奶奶家位在一個客家村內,我們到時天色早已全黑,未窺全貌。

當日晚餐全由L奶奶掌廚,她戴著一副老花眼鏡,動作俐落,看起來精神很好,我聽到她說的第一句話是:「唉喲,你們迷路的地方,是我的娘家那裏呀,怎麼會跑去那裏了,啊哈~~」初二嘛,總要跟娘家有一點關係,雖然是兒子幼兒園同學奶奶的娘家。

「嗯,你們再往前開過去就是墓地了……」L爸接著說。但屏東人的熱情,我想不管到了哪裏,應該連墓地都是暖的。

家中圓桌早就擺滿各式客家常菜,由於仔奶奶也是客家人,菜色看來便多了三分親切。說實話,自從中午被雲林北港人熱情地招待之後,到了屏東都還不知道什麼是餓的感覺,相機背袋裏還放著廚神舅媽自製的餅乾點心。

L家親友也像是把我們當自家人一般,餐桌上各自找著自己愛吃的,吃完就下桌看電視,不特意在餐桌上聊些客套話,做著自己平常會做的事,在客廳翹腳看電視、滑手機,尋常度日,反讓不尋常的我們多了幾分自在。

L奶奶緩緩走到L爸L媽兩人間,一手搭著他兒子肩膀,用客家話說了些什麼。坐在一旁的L媽立即喊:「唉喲,我雖然聽不懂,但是我知道一定是在罵我啦!」原來L媽好心從台北帶了一份佛跳牆回屏東,但眼看大家差不多都快吃完下桌,佛跳牆好像不怎麼受青睞,還笑盈盈地趴在桌上,悠哉悠哉,完全沒有讓L家人想一躍而進,除之而後快的衝動。

由於桌上菜色真的很多,我也盛了一碗來吃,其實味道很不錯,只是我猜,大家回家想吃的都是媽媽手路菜,縱是著名年節大菜,在思念的情懷底下,也不得不落得跟一般菜色無異,但是手路菜就已經把大家的胃給填滿了,名菜也只能嘆息。

不過,對於仔爸我而言,通通都是名菜,何況一試之後,滋味也好,於是那一盅佛跳牆大半進了我的肚子。吃這一盅,L奶奶笑顏逐開,L媽如釋重負,L爸撥雲見日。初二當晚在屏東L家,我們是靠佛跳牆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仔仔戳洞戳得不亦樂乎,感恩L爸,讚嘆L爸。

晚餐之後,L爸一打四,每個小朋友必須輪流擲骰子贏過L爸,贏者可以在戳戳樂的大盒子上自己選1個洞戳,並且拿走裏面的禮物。小朋友們發了瘋似想要戳洞,即使內容物是自己平時不會有興趣的小玩具,但是在競爭和運氣成份兼具的氛圍下,場內溫度就跟白天的屏東一樣熱情洋溢,直到……一打四的L爸開始覺得長夜漫漫,於是決定贏一次就可以戳3個洞……可以戳5個洞……L爸事後誠懇自評:「下次要買洞少一點的。」

隔日,L奶奶更拿出私房菜樹豆排骨湯,樹豆入湯後近灰白色,本身沒有強烈的味道,湯頭爽口解膩,L奶奶推薦要灑白胡椒粉在湯面上,增添風味。她說這是內埔原住民的菜,現在不好買喲,但他的冰箱裏還有4包。

網路上的《上下遊.副刊》有篇文章寫道:「早期還未有稻米,部落婦女們就是將樹豆、糯米、芋頭一起大鍋蒸,蒸的白煙嬝嬝,出籠後再用葉子包紮起來變成飯包帶上山。樹豆有清熱解毒、補中益氣的功效,又有豐富蛋白質,又不像肉易腐壞,和糯米捏成小糰,隨口補充體力,這吃法日久,被稱作『勇士便當』或『獵人便當』。」

作客的這兩天,就是不斷地被餵食,誰一回家就是順手外帶附近好喝的古早味紅茶、蓮藕茶、甚至是板條。不是每一個人都像L的堂哥一樣,小學六年級,身高170幾,已經跟著爸爸騎單車環島,如果你不仔細看那張略顯稚氣的臉龐,身型根本已然是個壯碩熱血高中生,要是我們幾個運動量都像他一樣,或許勉強還說得過去,運動量沒法比,結果吃得一樣多,再不自覺,等自己發現呼吸聲聽起來已經不像人類時,一切就太遲了。

仔仔在熱帶博覽會中的某個攤位上專心畫畫

此行感謝L爸媽安排隔日的熱帶博覽會之行和深夜的SWITCH熱舞遊戲,一定都消耗了部份卡路里。真的不是我自己太敏感,在離開屏東前,我們兩家利用GOOGLE地圖確定路線,深怕這一車台北俗又不小心跑到附近某某人的娘家,也不是不可能。

同樣用手機GOOGLE從屏東回台北,我的手機顯示要9小時,L爸的手機則顯示只要4個半小時。我想那是因為仔家這一車子人都比來的時候重很多的關係。臨行前,L奶奶在門口和我們道別,她說今年我們來,很好玩,明年還要再來喔。

南部人約吃飯是真的吃飯,台南人約吃飯是加碼的吃飯,而比台南更南的屏東人約吃飯呢?

屏東的正午陽光,熾亮得讓人睜不開眼,感謝L媽的盛情邀約,原來屏東令人驕傲的不是墾丁和豬腳,而是令人耀眼的熱情。

仔媽母子兩人準備向熱情的屏東道別

#仔男日記118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