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到的都得下次再來

by 二當家

2021年的第1天,載著仔奶奶到桃園龜山聚餐,那天的聚餐理由是:替小阿姨慶生。

驚覺連最小的阿姨也60歲,大姨都70好幾。

剛到家門口,小表妹便跳上副駕的位子,熟門熟路的帶我去找停車位,然後趁機聊天,都已為人父母的我們,更懂得珍惜見面的時間,說長道短。

等回到小阿姨身處巷弄的麵攤店面時,壽星人正在廚房張羅餐點,姨丈人也在裏頭幫手,小舅技癢難耐,也顧不得一身體面,看著能做什麼就做什麼,我進到廚房時,他正忙著切蔥。

以往阿姨舅舅們聚會,最難出席的便是小阿姨,因為她總是要忙著顧店,分身乏術。這次輪到她生日,大伙乾脆到店裏,這下子就不怕壽星不能出席。

壽星自己下廚搞定自己的壽宴也是一絕,親朋好友算一算,居然也出席了30幾位,還有很多是不克前來的,不然超過50人也不奇怪。雖然小阿姨現在開的是麵店,但以前經營的可是餐館,所以下手出菜非難事,20道菜擺滿2張長桌,家庭式buffet,自己選自己想吃的,動作慢的話只好下次再來。最快秒殺的好像是雞酒類的什麼,等我走到它面前時,它只剩下湯汁,裏頭本來應該是什麼,我也不是很明白。

席間敬酒的敬酒,玩手遊的玩手遊,在門口放風顧小孩的顧小孩……眾人都會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位置,共譜這段時光。

我想不起來和2位表妹比鄰聊天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她們的孩子這天都來了,如果仔仔也在,年紀相仿應該有機會玩在一起,但仔仔和仔媽回桃園公嬤家,聽說也是和姐姐們玩得不亦樂乎。

臉紅紅的小姨丈步出門外,拿著2盒花生巧克力拆著分給大家,好像以前就是這麼回事,小姨丈總是把家裏有的糖果餅乾拿出來分給小朋友,雖然以前的小朋友們都已經40+了,在他眼裏永遠都是小朋友。

他打算騎著腳踏車去買好吃的麵包要給大家吃,後座的孫女催促著爺爺快走快走。

「什麼麵包?」我好奇地問。

「買回來你就知道了。」小姨丈說。

在地的表妹夫說它本來是一家什麼都賣的麵包店,但後來因為有2種麵包賣得太好,所以後來就全店就只賣這2種麵包,其餘的都不賣了。

這麼特別的麵包到底是什麼?

我最終還是不知道,因為店家沒開,看來只好跟那盤雞酒什麼料理一樣,下次再來。

難得替表妹和她孩子們拍照,陌生感難免,但陌生才是我們彼此間真正的記憶,真切的陌生比偽裝的熟識舒服。

陌生的孩子們看了我的相機螢幕,一直用手指頭去比畫,表妹則大喊:「這不是手機啦,這是相機,不要亂摸!哥,不好意思,他們沒看過相機……」

拿著一個奇怪笨重相機的表舅,可能就是孩子們那天的記憶點也說不定。

我們連離開時似乎也來不及互道再見,各自載著家長們,直奔向下個行程,客套道別也省略到一個極致。

祝福壽星五姨和姨丈身體健康,揮別艱困的2020,迎著未知的2021。

#仔男日記087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