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菜的叫菜蟲,那吃米的叫………

by 二當家
其中有2隻菜蟲,志比天高,一直努力向上爬,最後爬到頂蓋底部才罷休。

「仔爸,這個是仔仔的回家功課喔,要麻煩你帶回家。」幼兒園老師語畢,便笑著交給我一個透明塑膠罐,裏頭有著一兩根小木棍,下面還有些許深綠色樹葉舖底。

疫情改變了世界很多事情,幼兒園也不例外。除了更嚴密的安全措施,更是打亂了許多例行性的活動安排。去年,停辦了親子運動會,停辦了母親節親子野餐,所幸親子旅行仍是排除萬難完成了,而家長座談會則是形式稍有變化。

這學期的家長座談會避免了大型集合式說明,直接改到各班教室進行,老師有了更多時間與家長們聚焦在班務內容,內容其實與小班時期大同小異,參與的人數好似比往年少些。

只要天氣許可,每日早上晨間運動是全園例行性活動,由於少部份同學總是遲到無法完整參與晨間運動,這學期搬出了新作法:晨間運動補課時間。

簡單的說就是拿小朋友原本可以自由選擇的各種學習區時間,彌補早上未參與到的晨間運動。也可以說是在原本的美勞、語文、數學、積木、科學及木工區外,加開了一種新的學習區「體能補課學習區」,只是該區無法自由選擇,而是「補課」性質。

晨間運動前,小朋友隊伍會經過自己班上照顧的小菜園,老師通常會帶著小朋友們觀察照顧自己負責的菜區後,再往操場出發。凡種菜,一定會有菜蟲,一般市場上完美無瑕的青菜們,其實都深受「照顧」(農藥除蟲),否則青菜上必然呈現坑坑巴巴、大小不一的蟲洞。如果自己在戶外種過青菜,很難想像如何在不使用農藥的狀況下,才可以把青菜種成毫無缺陷的模樣。

詳細原因不明,總之班上孩子突然想觀察「菜蟲」的一生,於是大伙在小菜園裏找菜蟲,然後無所畏懼地將牠們放進透明塑膠罐內,裏頭還放了2根小木棍,說是要給菜蟲溜滑梯用的(娛樂設施),底下舖了許多樹葉,聽說是要給牠們墊在下面比較舒服(床墊的概念),紫色的蓋子上還打了許多洞以利通氣,大致上都想到了。

原本舖滿罐底的深綠樹葉經過大半天後,已漸枯萎,放入新的高麗菜葉後,立即發現菜蟲開始吃東西,仔仔正專心觀察著牠們。

大家都很興奮,說好全班每位同學輪班照顧菜蟲們,周末也不例外,結果第一天的寄養父母(仔仔),就把牠給遺忘在教室了,所幸當晚剛好是開家長座談會的日子,所以寄養父母(仔仔)的生養父母(仔爸)只好乖乖把菜蟲桶帶回家,一種子債父償的概念。

聽說桶裏總共有4隻菜蟲,由於床墊(樹葉)和菜蟲顏色相近,所以得耐心尋找菜蟲蹤跡。老師說菜蟲們吃高麗菜葉,但最好不要有農藥的,不然很快就會魂斷桶內。如果有耐心跟好奇心的話,可以把家中高麗菜先給菜蟲試吃,就知道這菜裏農藥殘留多寡(咦?)

幸運的是,正好隔天我們回桃園公嬤家,兩老一聽到透明塑膠桶裏養著菜蟲,滿臉盡是不解表情。前晚仔仔在家中觀察到其中一隻菜蟲活力欠佳,擔心又是一場生死別離,公嬤聽到仔仔竟為小小菜蟲哀傷秋月,立即豪氣干雲地說:「菜蟲有什麼了不起啦,菜園裏一堆,不早說,早上才弄掉好多菜蟲,走!我們現在去菜園找,隨便都嘛有。」

仔嬤和仔仔正在找尋菜蟲。

於是大伙齊至菜園,專心翻找菜蟲。仔嬤覺得透明塑膠桶子裏的木頭礙事,一手正打算伸進去處理,仔媽大喊:「不可以啦!那是牠們的玩具溜滑梯啦!」

「什麼溜滑梯?不是二根木頭嗎?」仔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要動他們的東西啦,他們還要帶回去檢查!」仔媽一邊翻找著高麗菜葉,一邊分神盯著這頭仔嬤的動靜,以免釀成更大的災禍。

仔仔看到活力欠佳的那隻菜蟲,趴在葉子上動也不動,阿公伸出手指頭一搓,沒想到菜蟲竟然掙扎了一下,動了!

「牠還在動耶,牠還在動耶!!」仔仔興奮地叫道。

「哎喲~~怕死的話就多放幾隻進去,哪~~~隨便找就一堆。」仔嬤走近桶邊,滿滿菜蟲在手,作勢就要全部放進桶裏。

「不要倒進去啦!再多2隻就好了啦!」仔媽急忙從菜園裏奔到跟前阻止大氣仔嬤將數之不盡的菜蟲放入桶中……。

回桃園一趟的好處是,菜蟲們有安全的高麗菜葉吃,暫時沒有食安問題;但是有一好沒有二好,沒有食安問題,但有境管問題,未經通報的桃園偷渡蟲2隻(應該是吧?)就這麼和大家生活在一桶裏了。原本師生都預期菜蟲最後會變成蝴蝶,結伴翱翔在蔚藍天空上,說不定還會停留在某位小朋友的肩頭,當成最後一點的感激。

仔仔帶著原菜蟲和偷渡菜蟲一起作日光浴。

但如果桶裏最後長出了不是蝴蝶的其它生物……那就應該是……

偷渡客來著。

#仔男日記128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