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能擊敗失憶的是………

by 二當家

仔仔自從施打流感疫苗那晚出現『超過晚餐時間就覺得自己洗過澡』的幻覺,至今尚未有合理解釋,根據目前搜集到的數據分析(2次),發現只要是晚餐前沒洗澡,之後要他洗澡時,他都會說:「我洗過啦。」

很不幸地,這一天又沒辦法在晚餐前洗好澡。

陀螺王喜獲次兒,二公子剛滿月,這夜到他店內外食,祝賀兼親睹二公子盧山真面目。

仔仔帶著心愛陀螺一心想和陀螺王對決,但陀螺王在廚房忙著,無暇分身。大公子在吧檯區專心玩著新玩具switch,連仔仔已經蹭到身邊也沒反應。本來仔仔也只是看看,豈料看著看著,他居然情不自禁叫出聲:「這個是傑尼龜!」

大公子玩的竟是寶可夢,手持陀螺的仔仔,就這麼站在大公子旁,目不轉睛。

二公子靜靜地躺在木櫃抽屜拉出暫製的臨時嬰兒床,孩子只要在媽媽的身旁就是天堂,哪管是抽屜還是嬰兒床?望著二公子巴掌大的天使小臉,再轉頭看自家已經定睛在switch前的呆呆仔臉,心裏頭的第一個念頭竟是:「凹嗚,當初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

陀螺王夫人一下子跟我們說二公子是個天使來著(好吃好睡好安靜),一下子又憂心忡忡地看著被switch綁架的大公子,擺在吧檯上的義大利麵早就涼了,一口都還沒有動。

沒多久,switch電池沒電。大公子各式功能自然地恢復正常,跟仔仔有說有笑,進食無虞,陀螺戰鬥,全場飛奔,什麼都來。

唯一能擊敗switch的,除了電池,就是人的陪伴。

領了一盒滿是愛心的油飯回家,該辦的事還是得辦:「仔仔,該洗澡了。」

「我洗過啦。」仔仔毫不遲疑。

「不,你還沒洗澡。」

「我洗過了。」

……………

……………(以下省略)

直到對話終於出現不同。

「咦?這是什麼?」仔仔眼睛盯著餐桌上密封盒裏裝著的餅乾,50元錢幣大小,中間鑲著淺棕色堅果,這是上次大當家給咱們帶回來的自製餅乾。

「這個我可以吃嗎?」仔仔問。

「不行,你已經吃過了。」我說。

「我沒有吃過啊!」仔仔一臉茫然。

「有啦,你澡洗過了,餅乾也吃過了啦。」我說。

空氣凝結了數秒。

「好啦,我還沒洗澡啦。」

唯一能擊敗失憶的,除了治療,就是好吃的餅乾。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