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方夜譚最應該被實現的地方,不正是幼兒園裏嗎?

by 二當家

在108學年度第1學期結束後,我拿到小朋友191張生活照片。園所將這些檔案放在雲端,供家長下載。這些照片,很珍貴,因為都是父母看不到的時刻,有了這些,就不用憑空想像。

問了朋友,好似每一學期/年,都會拿到幼兒園所提供的孩子生活影像。第一年拿到相片,除了覺得新鮮珍貴之外,一方面覺得老師辛苦了。第二年拿到照片時,這種感覺更深。

小屋子是遊戲區裏的熱門景點。

像二當家這種常拿相機替孩子留紀錄的人很清楚,其實替孩子攝影,最辛苦的還不是拍照當下,通常整理相片才是最花時間的部份。

一個班級如果有二、三十位孩子,每位孩子一天從早上活動、課程,到下午活動、課程,一天一小孩5張就好,一天至少150張;一週五天,那就是750張;一個月就是3,000張;一學期就是12,000張以上,這是一個班級的量,如果一個園所從幼幼班到大班,至少4班,那一學期一個園所最少最少要有快50,000張小朋友照片,而且我想這說不定是低估。這只包括日常拍攝,還不算親子課程、運動會、畢業典禮等額外活動,因為活動都在假日,不算在日常課程裏。

先回到一個班級就好,12,000/30=400。一位小朋友不管拍得好不好,至少檔案裏有400張他/她的相片。

我所知情的各家幼兒園做法不一,有的收錢,有的免費,有的拿到實體相片、有的拿到光碟、有的用FB粉絲團每日公布,省去後面還要整理交付的問題。有的一學期拿不到10張照片,有的拿到1000多張照片,不一而足,落差極大。換言之,就是這件事其實沒有「共識」,各家各有做法,說實在的,這也不會是所有家長在選擇幼兒園會重視的事情。

爬水管是體能區裏的好伙伴。

但二當家真心覺得這其實是件很值得大家討論的問題,而且還可以分好幾個層面來看。

  • 幼兒園應無義務提供小朋友在園所裏的生活照片,我聽過有些園所會向家長收取費用,名義是材料費或剪輯費用等,約莫500元上下,但大部份的園所都不收費的,每學期繳交費用裏也沒有類似的項目,也就是說,這些都是園所佛心提供。大部份家長既不用多花錢,還能看到些許孩子們的生活點滴,也只有滿心感謝,至於拍得好不好,真的不是重點,畢竟是免費(二當家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家長不會要求,園所應該也是求有為上,求好次之,動機與誘因都明顯欠佳。
  • 一學期按50,000次快門是個很大的數字,如果從園所的角度看,這或許是個難以避免的工作(其它園所都有,誰敢沒有?);如果從幼教老師的角度看,這絕對是個難以言喻的負擔,就二當家在幼兒園的觀察,這工作也通常不是被指定在某一位老師的身上,而是輪流。記得上一篇我們說孟子是親子攝影的最佳預言者,是因為他說「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人和是親子攝影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每位小朋友心裏都藏有一個廚師魂。

一個幼兒園班級幼教老師+助理+實習生,我想4位已經算是非常有人性的比例,但是要對上30位學生,然後還要拉走其中1位來拍照。剩下的就是1打10,而且如果是人力吃緊的單位,說不定就是1打15。也就是說,人不和(人力不足),看顧小朋友都來不及,誰會有時間拿相機?

  • 產學落差?查詢幼教科系的核心科目裏,沒有任何有關攝影的課程(我想也是),幼教老師打從學生期間就從來沒學過攝影,到了業界一學期有至少合計50,000次的快門要按,意思是要她們從做中學,看誰天份高,自行領悟出一套幼兒攝影心得。幼教老師是如何看待拍照這件事,實是不得而知,但如果是身在餐飲界,你整天闖盪於柴米油鹽醬醋茶間,然後公司要你替你所做的餐飲拍照存檔,送給顧客做紀念,不知會做何感想?
這是我的「霸王串」!!!

幼兒攝影足不足以成為幼教科系裏的一門課程,這需要幼教專家們更專業的討論,不過二當家想到的是:

一、我們關心孩子的渴望,不會只存在幼兒園階段。

從小到大的上學生涯,為什麼只有幼兒園會由學校給家長照片?這是對的嗎?如果是對的,為什麼只有幼兒園有?如果這是不對的,那我們應該思考什麼?讓專業回歸專業,辛苦的幼教老師好好帶小朋友,無須增加她們的額外負擔。

帶過小孩就知道,在家裏1打1,1打2就已然經常性懷疑人生,寧願上班也不願在家帶小孩,那幼教老師在學校天天1打15,這種專業以外,工作以內的事,怎忍苛求?雖然二當家自己也渴望看到小朋友學校生活照,但這念頭不會因為他離開幼兒園而消失,即使是國小國中高中大學也都是一樣的心情,如果這是僅強加在幼兒教師身上的事情,我至少會問:那我們還能做些什麼幫助她們讓這件事更輕鬆?更減量?甚至是改變自己的刻板印象-幼兒園本來就應該給家長小朋友的校園生活照。

此外,幼教老師們絕對不可能在正常上班時間有空處理相片的事情,都是經過不知多少夜的眼睛脫窗加班後,才能整理分類出每個小朋友一學期的生活點滴。有家長拿到1,000多張孩子的照片,你可以想像那個班級1學期可能至少有30,000張照片待分類處理,再好看的相片,看到那數量,數大就一點都不美了。

二、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學到。

人生裏想要拿到小朋友的好照片,要嘛是幼兒園給妳好照片,要嘛就是自己學到怎麼幫小朋友拍好照片。最理想的狀況當然是幼兒園就給你好照片了,但我們可以怎麼幫助她們呢?業界的現實就是這樣,如果進入職場後,針對原本專業的幼兒活動,可以怎樣去拍攝?需要什麼規格的相機?怎麼挑選拍攝的角度?怎麼選擇拍攝的位置?如何快速分類相片?每學期給家長多少相片是理想的?或許在職場的進修,可以把攝影列為幼教老師的考慮課題之一。一學期50,000次的練習機會,如果有心,那會是地獄,但同時也是進天堂的捷徑。

三、良善循環的打賞制度,才是長久之計。

正常人不會期盼免費會有什麼好東西。當我們去國外旅遊,例如浮潛,就有當地商人派人跟著下海拍照,你以為怎麼這麼好,商家自己派人去幫忙攝影,在海底還叫你對著鏡頭比YA,然後你上岸時,就向你販售剛拍到的照片,照片很模糊,但依稀看得出來那人是你,一張就要價250元新台幣。難得出國,花費了幾萬元的飛機票,用掉了一年的累積的年假,選了這輩子不曉得還有沒有下一次的浮潛,一張250元的回憶,似乎還挺划算?

如果支付合理的費用,可以拿到小朋友精彩的照片,我覺得一學期幾百元,根本物超所值。

但是這錢希望是投資在攝影這件事上,硬體或軟體皆可,給予有效的誘因與動機,好照片甚至應該具名拍攝者,這才是一種真正的尊重。老師有內在動機,外在鼓勵,她更加不會白白浪費那50,000次快門的痕跡,技術進步、硬體跟得上,最終家長才有拿到好相片的契機(你/妳就不用自己去學了)。

堆積木也是小朋友的最愛之一。

這不是為了誰好而已,這是共好。

我知道這件事好像天方夜譚。

我知道這件事好像天方夜譚。

我知道這件事好像天方夜譚。

但總是要倡議看看,天方夜譚最應該被實現的地方,不正是幼兒園裏嗎?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