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將動彈不得留給有雪的地方

by 二當家

車子開到台中,遇到第二段大塞車,走得極慢,於是反而給了我們一些思考的時間。

「要下去嗎?」我刻意用台語問仔媽,因為仔仔還聽不懂。

「嗯,你說呢?」仔媽給了個不置可否的答案,我看不到表情。

跟猶豫不決相較,塞車還算是有進度的,不知不覺眼前已經出現最後一個地屬台中的交流道,再往前開,就屬苗栗了。

寒假期間到台中一遊是很早就有的想法,但後因為不夠積極安排,總覺得一定會有時間去,然後事情一件接著一件來,本來的盼望眼看就要幻化為絕望。盼望的人當屬仔仔為首,他到台中,不為別的,只為了三井outlet有個室內人造雪場『雪樂地』,當時他看到電視廣告,便嚷著要去玩。後來遂願去過一次,愛不釋手,果然對於沒見過雪的孩子,白雪永遠有著神秘的魔力。

說是雪,不如說是小碎冰,年紀稍長的小朋友拿著夠力玩沙工具組或許勉強可行,但力氣不夠的話,真是連冰沙都挖不起來。第一次去,我們沒經驗,什麼工具都沒帶,甚至連外套都要當場租賃,最後買了一支圓型雪鏟,可以挖出一個冰淇淋球的那種鏟子,鏟出了仔家凍結在雪樂地的第一次美麗時光。

不過,伴隨著第一次美麗時光而來的是長達2週感冒未癒,所以雖然仔仔殷殷期盼下一次,但我們卻不敢輕易允諾。待大人們累積了薄弱信心之後再訪,已經是大半年後的事情,一家子帶齊了所有裝備工具風塵僕僕地從台北開到了三井outlet,才發現門口貼著造雪機臨時故障公告,暫時無法開放,仔仔淚灑當場,放聲痛哭,後來有位工作人員出來安撫,還送了他一條雪樂地小手巾。

初二投奔屏東懷抱時,仔媽把相關裝備都搬上了車,但卻沒先跟仔仔預告,因為我們自己對於屏東行的時間規劃可說是一片空白,與其給了個沒把握實現的希望,不如當成一份突然的驚喜,就算真的無法成行,頂多就是帶著裝備一趟白跑臺灣頭尾,但總比處理仔仔失落的眼淚與哀淒要來得容易。

初四這天,屏東開到台中已經開了快4個鐘頭,再不久就傍晚了,國道APP顯示這一路紅通通,還有得塞。

「5:20分有一場,要去嗎?」仔媽用手機查詢了資料,假日期間限時2小時。結束時又剛好晚餐時間,吃完飯再上高速公路回台北的話………。

眼下再不抉擇,就要錯過最後一個下台中的交流道,如果慢慢塞回台北,至少入夜後可到家;反之如果去了雪樂地,這到家時間就是深夜了。

人生的每個重要決定,靠的都是最後一分衝動。

Google導航從屏東回台北9個小時,怎能料到還是不夠,最終應該花了13個鐘頭吧。

第1次到雪樂地帶走了小雪鏟,第2次帶走了小方巾,第3次就真的只帶走回憶。

仔仔滿足地在後座睡死,仔媽努力地告訴我導航如何指示我們走省道再上交流道可以省去一小段塞車路段,事後證明該走的冤枉路還是免不了,塞車雖然惱人,還好可以拿剛剛雪藏的美好時光來佐證:這一次的衝動是值得的。

#仔男日記120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