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待釋放的俠客魂

by 二當家

橫空出世不久的青蛙手指君,藝名:小綿綿,仔仔命名。

星期一仔仔就帶著小綿綿到學校準備拍攝校園電影時可以入鏡,他們到底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全家都很期待。

「我今天沒有去拍電影。」仔仔低聲說。

「啊?為什麼?」我問。

「嗯,你自己跟爸爸說發生什麼事?」老師在旁要仔仔自己說明到底發生何事。

原來拍攝電影是分組進行的,在輪到仔仔這組之前,他們在木工區遊戲,但他在遊戲過程中拿著木頭和鐵槌敲打,比擬2把劍打來打去的樣子,危險動作經老師提醒後又再犯,所以輪到他們拍電影時,仔仔就被以保護他安全的理由被留在木工區,沒能去拍電影。

男孩心裏都藏著俠客魂,以前在草坪撿樹枝當劍,現在木工區拿木條當劍。刀光劍影總在心頭盪漾,直劈橫切隨著樹影招搖。

在車上打勾勾+眼神直視的承諾,不應該出現的危險動作,要注意自己和別人的安全,仔仔說好。

俠客魂會這樣安於平淡嗎?當然不會。

他在家裏拿著用包裝紙做成的長劍,對空揮刀,口中喃喃自語:「995、996、997…」等到唸到1000時,我就要接下一句:「再追加500下。」然後仔仔昏倒在地。

劇情完全抄自鬼滅之刃炭治郎在狹霧山受鱗瀧師父訓練時的橋段。

仔仔為何知道這橋段,這又是另個故事了。

除了動手,我們也嘗試用文明一點的方式釋放俠客魂。仔媽花了18塊買的鬼滅之刃筆記本,他一天就畫完了。仔媽說,要表現良好,集點滿了才能買下一本。

在下一本還沒出現之前,只好畫在白紙上。

仔仔畫炭治郎,爸爸畫善逸。

至於小綿綿到底何時可以登上螢幕,就只好繼續期待下去。

#仔男日記081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