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跟人生一樣,最辛苦的是等待,最值得的也是等待。

by 二當家

曾經,有人問我:「你來幫我們上攝影課好嗎?」

因為只要拿著單眼相機到處晃盪,別人就會以為你好像很厲害。不過到了現在這個年代,還拿著單眼相機拍照的人,已經比較像笨蛋。(笑)

曾經,有人問我:「你來幫我們上作文課好嗎?」

因為現在只要寫超過200字就令人不忍卒睹,超過500字就會要你教寫作文,超過1000字就會叫你出書。(大笑)

以前教過作文,也教過國文,但沒教過攝影。

既然講到教攝影,就想把大當家給搬出來,畢竟他才是專業,我連相機都是大當家借給我的。可惜大當家不喜拋頭露面,謹遵大隱隱於世的概念,見川普容易,見大當家難。

本來想應該可以跟喜歡替孩子拍照的人分享攝影這件事,你不用懂什麼高深的理論,什麼一大堆有的沒的構圖,只要像在職進修一樣,直接告訴我「怎麼樣才可以拍得比昨天好」就可以了。

什麼樣的人是每天都在拍?最能感受到攝影的痛苦?但又不能不拍呢?

我後來想想,這不會是家長,因為拍不拍照這件事,家長完全可以操之在己,想拍就拍,不想拍就不拍,就算拍得不好,或許稍微懊惱,但很快也就會過去。

我的觀察是:真正脫離不了拍照苦難的,是幼兒園老師。

她們是一群既沒受過相關訓練(攝影),工作上又被要求不得不拍照紀錄,但這其實又不是她們重要的工作內容,然後每年還是要拍個上萬張照片。

跟專業攝影師比,上萬張其實沒什麼;跟一般人比,上萬張說不定是一輩子的量。

跟脫離不了拍照苦難的人交流,或許才能真正達到在職進修的目的吧?(還可以相互取暖……)

因為大數據或演算法的的關係,社群媒體總是跳出跟自己「喜好」相關的網頁和廣告,然後又忍不住點進去參觀。

看完之後的心得是:「這些人怎麼都這麼會拍?這麼會寫?啊我是要怎麼拍下去?怎麼寫下去?」

大當家告訴我:「那些比我們厲害的人根本不會在乎我們寫了什麼?拍了什麼?但是其他人可以從我們的分享中學到原來不知道的事情,或是得到一些滿足,那就夠了。share everything you can.」

喔,原來如此。難怪他是大當家。

總是強調,能好好幫孩子拍照的時間很有限。一天下來,你有多少時間和孩子相處?又有多少時間可以幫他拍照?相較之下,寫東西的限制還比較少,夜深人靜,在鍵盤前敲敲按按,無須孩子配合。

如果問我,以現在的我而言,我會說「攝影比寫字困難」,因為孩子配合度高的時間「很有限」,孩子需要你的時間「很有限」,相處過程中可以拍照的時間「很有限」……。

當仔仔和同學一起出現在鏡頭前時,我一定會幫其他同學們拍照,因為他們是生命共同體,如果相片中有絲毫感到歡欣的氣息,那是他們共同的記憶,不管是誰的笑容,都充盈著他人共同營造的成份。

不騙你,有些笑容就是要他和同學一起玩的時候才看得到。

我盼望用鏡頭留下那些感覺。

大人看似沒什麼的遊戲,小朋友都可以玩得很盡興,只要有伴。

三人一起從木椅上往下跳,不管怎麼約定、喊聲、講規則……,總是有人早跳,有人晚跳,有人不跳……理論上如果拍到三人都停留在空中的剎那一定很棒,但如果拍不到,其實也沒什麼不好,這其實更真切,貼近現實的真切。

只要你拍得夠多,就可以挑選到不同人停留在空中的瞬間。沒法拍到三人齊在空中,也沒關係,因為這就是人生哪。(笑)

其實我比較喜歡這樣子的照片,比較像真的,比較像活的。

拍照跟人生一樣,最辛苦的是等待,最值得的也是等待。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