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趕公車,晚上趕飛機。

by 二當家

仔媽比平常晚5分鐘出門,在上班尖峰期的300秒,這就是天堂到地獄的界線。

沒想到差5分鐘,平常還擠得上去的A線公車,眼前只載魚而不載人了…喔,不,是人多到看起來像載魚。

仔媽雖然是美人,但是沒有辦法變成一條魚。

於是她決定放棄原來搭的A線公車,改搭B線。是的,她知道B線公車會多繞一大圈,但相較於現在只載魚的A線公車,她不得不忍痛選擇B線,要不然她就要遲到了。

她順利地搭上B線公車。B線一如往常的在城市裏繞圈,跟仔媽手錶分針的速率相當,沉穩卻又磨人。

B線公車終於過橋,仔媽查了APP,發現後一班的A線公車也快到了!這個時候,她連在心裏咒罵的時間也沒有,她決定在這一站下車,改搭C線公車,因為C線公車直走基隆路,是眼下最好的選擇。仔媽抬起腳步,以自己隱約覺得是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奔向C線公車站牌。

是的,皇天不負苦心人,仔媽順利搭上了C線公車。

她在C線公車上除了喘氣,還是喘氣,沒有時間想其它,因為仔媽手錶分針的速率依舊那樣沉穩卻又磨人。

她在敦化南路下了車,心跳很快,無暇分析是剛剛跑得太快,還是心繫打卡時間已迫在眉睫……啊,原來都不是,是仔媽看見紅綠燈秒數所剩不多,而眼前敦化南路斑馬線橫跨6線道的長度,已然是準時打卡上班的最後一哩路,就算要打1999市民當家熱線抱怨斑馬線太長,綠燈秒數太短,也得到了辦公室以後才能打算。她只能淚奔地繼續往前跑往前跑往前跑……。

仔媽終於順利抵達辦公室。

時間8時05分,遲到5分鐘。抵達辦公室後的她,分不清留在臉上的到底是滿身大汗,還是滿身大淚。

回家後,仔媽分享了悲慘的晨間趕車記。

我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今天為什麼會晚5分鐘出門?」

「還不都是因為仔仔。」仔媽哀怨地說。

仔仔一早尿床,仔媽忙著替她換衣服、褲子、換床墊、換床單,5分鐘就像5秒鐘一樣地不堪用。

「媽,我們要來玩紙飛機,妳要當媽媽山,不能動喔。」仔仔拿著他用色紙折好的數架紙飛機問著仔媽。

仔媽一頭霧水,幾番詢問,才知道仔仔要玩紙飛機互射的遊戲,一家人站在客廳兩頭,一方把飛機射過去,另一方再把飛機射過來,看誰射到人誰就得分。

雙邊分撥已定,一邊是仔媽,一邊是仔仔和仔爸。

色紙所折飛機,輕若無骨,一旦射出,每架都像無頭蒼蠅一樣亂飛,不要說射到人了,就想射到客廳的另一端都很難,大多數的飛機都失事在客廳的中央區域,雙方人馬都得到中央區域撿起半途失事的紙飛機再戰,而這個時刻也正是最好攻擊的時刻,因為敵人都跑到你前面,豈有不攻擊的道理?

紙飛機的奧妙之處在於,就算敵人站在你面前不遠處,你還是不見得射得到。

好像射得到,其實又射不到這件事,仔仔玩得樂開懷,仔媽又重溫了早晨趕公車時的滿身大汗。

但她比早上萬分確定這流下的不是淚,是汗。

仔媽一邊擦汗一邊哭訴:「嗚,我早上跑得還不夠多嗎?」

「媽媽,我明天還要玩這個遊戲喔。」睡前仔仔交待著他覺得異常重要的大事。

燈滅,已不見仔媽表情,依稀聽見類似「好啦」之耳語,而人聲漸歇……

一日告終。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