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電影慶功宴

by 二當家

學期終前,仔仔班特別舉辦「校園電影慶功宴」,開放小朋友們自帶一樣非糖果與巧克力的零食到校與同學共享。

就是同樂會吧?我想。

記得自己小學時也有類似回憶,幼兒園有沒有這種事情,早已完全沒有印象。期末考後至放寒暑假前的一兩天,老師開放全班可以帶零食、帶漫畫、玩具到學校,那真是像夢一般的日子,可以看同學的漫畫。那個年代既沒有網路,也沒有錢去漫畫店,唯一的救贖就是靠那幾天看同學的七龍珠和小叮噹了,但抱著相同念頭的人大約等同於全班男生人數,大家都要排隊,什麼時候排到你不知道,排到寒假都放完了,只好等下一個暑假,而且還要看你跟這人交情好不好,那大概就是一整個學期最容易感受到社會階級與社經差異的影響了(笑)。

所謂窮則變,變則通,一群國小男生既然沒有漫畫看,只好自己畫,所以三五男子廝混在一起,下課交換全空白的數學作業簿,上頭畫著自己想像的故事,如今想來大多都是七龍珠的類似故事(七龍珠作者鳥山明,主角叫孫悟空,是長紅數十年的少年漫畫),一群練武小子熱血冒險的故事,大家都畫了開頭,但都畫不到結尾,因為被班長告密,導師把幾個男生叫到教室後面,當場撕碎大家的手繪結晶後,丟到垃圾筒裏。丟掉的不只是我們的心血,也是不被大人認同的夢想,這樣的事情在那個年代很正常,真實世界的殘酷,好像都是從某個點開始揭開序幕。

回到仔仔的慶功宴。仔媽替他準備了一包海苔口味的洋芋片當零食,老師強調不用準備太多,因為老師還準備了爆米花和披薩,Y媽還額外贊助了蛋糕,為避免回家後,大人們都認不出自己的孩子(通通吃到變形),所以適宜就好。

曾在臉書看到其他園所辦理同樂會的活動照片,食物堆積如山,便可以了解有一種餓是家長覺得孩子餓,又抑或是隱埋了整學期的感激之情終於找到出口,要說那是一場小型同樂會的零食份量,倒比較像是一場大型祭典的尊祟心意。食物份量多寡和愛的深淺無關,不論場景大小都是幸福的。

仔仔說他吃到了Z妹的夾心餅乾,還有L妹的滿天星,但是完全沒吃到自己的洋芋片。

聽說他自己因為不守規矩,所以慶功宴開始時,被「冷靜」一段時間,等他閉關結束,洋芋片已經被掃空了。

接仔仔放學時,他倒是第一時間沒說,只在門口跟我說:「爸爸我可以再玩一下嗎?」然後老師也尷尬地笑著說:「嗯,因為他都沒有玩到。」

我不明其意,但樂意讓他再多玩一下,如今回想,這大概都是因為被「冷靜」過後,吃也沒吃到,玩也沒玩到。

倒是仔仔在老師眼皮底下親手交給了我一小包,裏面含了好幾種不同餅乾。仔仔說這是因為我教他們攝影,所以要送給我吃的餅乾,他強調那個用紙折出來的包裝是他折的。

當時不以為意,只覺得老師有心,連我也備了一份餅乾,衷心感激。後來得知仔仔原來只吃到了小部份零食,還有老師準備的爆米花(因為帶回家的碗裏剩著沒吃完的),反倒是我拿到的那一盒餅乾連仔仔自己都沒吃到。

「那爸爸的這一份給你吃好了。」我說。

「不行,那是你教我們攝影的,不可以給我。」仔仔說。

「那我和你一起分享啊。」我又說。

「不行,你自己吃就好。」仔仔再次拒絕我。

「那我們跟媽媽三個人一起分享好了,全家一起吃。」我再問。

「………好啊!」還真是無三不成禮,至於為什麼加了仔媽一起吃就沒問題了?這才是我真正想問的問題。

圖為父子分享不可以,全家三人共享就可以的慶功宴餅乾。

#仔男日記101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