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我們打錯針了?」

by 二當家

流感疫苗施打時間又到了,今年考慮到還有肺炎的問題,早打早心安。

去年仔仔和仔媽一起到診所施打疫苗,仔媽和仔仔,一前一後,仔仔只「喔」了一下,一滴淚和一聲唉都沒有,完全是天使來著。

今年公費疫苗之故,仔媽和仔仔無法在同一地點時間施打,雖然仔媽已經先行跟仔仔溝通過打流感疫苗一事,但小子看來完全不領情,只說:「我已經打過了。」

「這個每年都要打一次,不是打一次就好。」仔媽皺著眉頭說。

周旋無用,只能利誘。仔媽拿出珍藏於櫃中的水果軟糖,說:「去診所還不一定可以打喔,要醫生說可以打才行。如果去給醫生看一下的話,你就可以吃這個糖果。」

仔仔望著軟糖,略有遲疑:「可是…我已經打過了。」仔媽見狀,有機可趁,直接加碼:「如果醫生說你可以打針,乖乖打完回家之後,你可以看一個戰鬥陀螺的卡通,爸爸會用電視放給你看。」

於是我們就順利出門了。

診所裏已經人滿為患,看來都是要打小朋友疫苗的。仔媽擔憂地低聲說:「待會兒別的小朋友一哭,仔仔就不用打了。」

於是我帶著仔仔在診所門口外玩遊戲,避免魔音入耳。

終於等到櫃台的護理人員向我們招手,輪到仔仔給醫生檢查。入診間以前,還特別再給他一顆水果軟糖,他便三步併作兩步地跟著仔媽進入診間。

我記得仔仔出診間時還是笑的,但走向距離打針的轉角還有二三步,人就開始定格不動,然後,開始大聲哭喊:「我不要打針~~~~」

顯然之前努力與投資化為烏有。

或擁或抱或親或吻均無助於降低仔仔的恐懼,仔媽不得已只好陣前再加碼梭哈:「如果你打完針的話,我們馬上去7-11選你愛的草莓冰淇淋!」

一旁護理師也趕緊要我把仔仔抱至定位,我左手夾住仔仔右手,我大腿壓緊仔仔雙腳,護理師迅速地翻開仔仔左臂袖子,向仔仔說:「我動作很快喔,你數到十就好!」

仔仔的大聲地哭叫著,從一、二、三……尤其四和五的時候特別淒厲,六到七時,護理師大聲地說:「你看,已經好囉,還沒有數到十就好囉。」

由於哭聲浩蕩,肆意穿透全診所,充斥在所內每一個角落。醫生還匆忙從診間跑出來了解外頭發生了什麼事?

護理師姐姐還特別加贈2包水果軟糖和貼紙,安慰受傷的小小心靈。

仔媽一路抱著仔仔走到7-11,眼淚沒停過。後來沒選草莓冰淇淋,選了百吉牌橘子口味冰棒,而且付完錢就扭斷冰棒頭,開始啃,淚也就止了。

「待會兒回家後,就要洗澡了哦。」仔媽牽著仔仔的手說。原本這件事情應該是在晚餐前就完成的事,但因為去診所,平常的時程都被打亂。

「我洗過了啊。」仔仔邊吸吮著冰棒,口齒不清地說。

「你哪有洗?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都還是上學的衣服,都還沒換耶。」仔媽眼神停在仔仔身上,他身上還是幼兒園制服,騙不了人。

「我洗過了,我吃飯以前就洗過了啊。」仔仔語氣非常堅定。

仔媽和我互望一眼,「難道……流感疫苗有健忘的副作用?」我說。

「應該沒有。」仔媽說。

「還是我們打錯針了?」

「那要補打第2針嗎?」

天空開始下起小雨,三人走在沒有月亮的巷道裏,沒人應聲。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