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還玩滑梯和沙坑的時光

by 二當家

連假第2天是被仔媽電話聲給叫醒的。

前一晚仔媽和仔仔首次解鎖成就:「留宿桃園公嬤大飯店,爸爸不用在旁邊。」其實一週前的耶誕節全家才剛解鎖:「留宿桃園公嬤大飯店」,沒想到幾天後又來闖關更高級的。

爸爸在不在身邊到底有什麼差別?這真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可是仔仔聽到爸爸可能沒法跟他一起留宿公嬤大飯店時,他是堅決表示反對,無論如何都要全家睡在一起。

「爸爸要載奶奶從桃園回台北,而且時間不一定,如果晚上又要從台北開車到桃園會很累,所以晚上就只有我們睡公嬤大飯店。」仔媽嘗試講理,仔仔依舊不從,但要他說為什麼不行,他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最後,仔媽使出苦情牌。

「爸爸晚上開車來來回回好辛苦,你要爸爸很辛苦嗎?」仔媽說。

「………不要………那……好啦~~~~~」仔仔委屈地答應了。

「嗯哼,你兒子很.愛.你.的.嘛~~~~」仔媽表情似笑非笑,沒人預料到這招有用,於是心中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一步算一步。

隔日直到我從桃園返回台北,都沒有接到宣告仔仔變節的電話,只有在睡前打了通電話道晚安,背景音是仔仔和姐姐們在房間的嬉鬧聲。

於是我真的多了一個偽單身的夜晚,也確定了下一輪的解鎖任務應該是:「留宿桃園公嬤大飯店,爸媽不用在旁邊。」

跨年寒流真的太冷,房間被窩真的太暖,直到隔日仔媽打電話給我,我人一直都窩在被子裏。

「老公,計畫有變!我們現在要去台北兒童新樂園,你兒子要玩沙,所以你把玩沙工具組帶來吧!然後他昨天的衣服也洗了,所以今天還是回桃園住在公嬤大飯店喔。」

我在電話裏的聲音還是沒醒,但意識完全醒了!

我的偽單身時間就都給我泡在被窩裏了,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3天連假,好多人南下,新聞裏也不時提醒高速公路可能會塞車的狀況,那麼台北市應該沒什麼人吧。

結果,新兒童樂園裏滿滿的人,周邊兒童樂園、科博館、天文館停車場都在排隊。

當我拎著玩沙工具組在沙坑區找到仔仔時,他興奮地接去工具組,和最小的表姐2人就這麼悠遊在沙坑裏玩著沙,其他小朋友發現玩沙工具,便陸續朝仔仔這邊集中,或借或看,他儼然像個小主人,分配著他的工具歸屬。

念國中小的2位表姐玩更刺激的遊具去了,2位還在幼兒園的就開心玩沙,其樂也融融。

不久後,2人也終於想玩點別的,但仔仔想玩滑梯,表姐想玩摩天輪,於是我顧仔仔,仔媽帶表姐,各自帶開。

看著仔仔開心玩滑梯的身影,想起了他還未上幼兒園前,常在公園裏玩遊具的身影,他現在身處這些滑梯的孩子群裏,算是大孩子了,料想餘下的滑梯和沙攤歲月應該不會太長了吧。

既然已漸入倒數,就會有想紀錄的念頭。

溜滑梯的照片很難拍得令人印象深刻,通常我會等待一些比較不同的表情或動作時,再按下快門。

有些動作,不會是孩子們自創的,很多也是學前一個孩子的,別人做了什麼,他們就跟著做什麼,例如下梯前的吊單桿。

這種學著別人說話,學著別人動作的症頭倒是才剛剛開始啊。

#仔男日記088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