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瀑布?還是找猴子?

by 二當家

中秋連假第二天,預定在大當家私人山寨(他家)廝混整日。

途中,仔媽提醒待會兒要找7-11停留買午餐,問我要吃米漢堡、壽司還是大烹堡?

「嗯?我們不是要去大當家山寨廝混終日嗎?不管是什麼,總之就是不曾去7-11買午餐入山寨,今天破例?」我心裏這麼想著。

「今天我們要去踏青,直接出發,所以午餐就在7-11先買好帶上山。你想好要吃什麼了嗎?」仔媽在後座忙著用手機聯絡踏青事宜。

仔家的分工通常就是如此,仔爸通常不太過問假日規劃細節,只須知曉今天去哪裏?然後安然地將人載到目的地,然後配合行程。

「啊,我忘記你腳不舒服了,那……你可以嗎?」仔媽突然想起。

看過醫生,但吃藥後也未有明顯成效。

「就試試看,能走多遠是多遠。」我說。

這次我學乖了。有鑑於動物園之行什麼都不說的結果,我的飲料就變成仔仔的冰淇淋,所以雖然仔媽剛講過的三種食物,我都興致不高,但還是選了一項:「大亨堡」。

順利的在附近找到7-11,仔媽下車採買,一會兒後,仔媽拎著食物上車,一入座就放了2個各裝一條熱狗的塑膠袋在副駕駛座,說:「麵包全部賣完了,而且只剩這2根熱狗。」

「啊,我要吃紅色的那個。」眼尖的仔仔很快就挑走了一根,只剩一根看來顏色比較暗淡的還在副駕駛座上。

連吃個大烹堡都不可得,可以說是為今天的踏青之旅蒙上一層神秘的薄紗,前途未卜。

「我不想要去踏青,我只想要去山寨裏找哥哥玩。」仔仔邊啃著熱狗邊說。

「可是哥哥這次也要跟我們去踏青,踏青完我們再去哥哥家玩。」仔媽解釋道。

「我不要,我只要去哥哥家玩。」

「這次踏青有秘密景點喔,哥哥要帶我們一起去。」

「我不要,我只要去哥哥家玩。」

「哥哥因為要去踏青,所以家裏沒有人在喔。」

「我不要,我只要去哥哥家玩。」

……………

……………

仔家的分工通常就是如此,……我只須知曉今天去哪裏,然後安然地將人載到目的地,然後配合行程……就好……。

大當家已經在樓下笑著等候我們,時近正午,陽光正熾。

仔媽帶著仔仔下車使用洗手間,仔仔依舊喊著:「我不要去踏青,我只要去哥哥家玩。」

大當家一聽不對勁,招呼2人上樓後,仍在樓下等候。

「先上車吹冷氣等吧。」我呼叫大當家上車等候,心想2人上樓去,不知要多久才下得來?

大當家躊躇了一會兒後,決定上車,我們聊沒幾句,樓上人向下喊著:「我們要下來囉。」我們倆人面面相覷,大當家隨即下車往他自己車子方向走去,樓梯間眾人魚貫而下,為首的2人便是仔仔與仔媽,仔仔手上緊握拿著一根橘色登山杖,口裏什麼也沒念,神情頗為興奮。

「哎喲,這是什麼呀?你怎麼會有這個??」我大聲地問。

「這個是哥哥借我的登山杖喔,待會兒可以用這個來爬山。」仔仔把玩著手上的登山杖,亢奮地說著。

就這樣,我們不太順利,又很順利地出發了。目的地是天母水管古道再向上延伸的翠峰瀑布。這是大當家自己整理出來的一條適合帶幼兒孩童的私房路線,全程幾乎曬不到太陽,而且約莫半小時就可以走完的路線,聽起來多麼和藹可親動人心扉。

「足底筋膜炎我也有過,整整一年,不知道為什麼得的,也不知道為什麼好的。」大當家語重心長的說。

凹嗚,一年。

「這裏開始有2條路,往上可以看猴子,但需要運氣;往下可以看瀑布,不用運氣一定看得到。」大當家站在一個看起來不起眼的交叉處等大家決定。

其實沒差,後來我們2條路都走了,當然看到了瀑布,果真沒看到猴子。

這是一個很棒的踏青行程,芬多精很多,鳳蝶很多,笑聲很多。

唯一不多的是沿路看不到像哥哥、仔仔一般年紀相彷的孩子,都是微熟、正熟、過熟男女,偶爾有幾對看似約會的年輕人。

仔仔和哥哥手牽著手,一起走在山林間的畫面很美,大人在後頭叮嚀著不要手牽手。領隊哥哥很興奮,初體驗的弟弟很亢奮。

大當家夫人和大當家輪流走在我後頭,怕我這個傷兵萬一跌落山谷就破壞了這整日的美好時光。

「放心,我如果掉下去,我會叫得很大聲。」我笑說。

其實山上蟲鳴鳥叫不絕於耳,說真的如果有人在山下喊聲,還不見得聽得出來。

在水管古道的頂端往下望,沿著又黑又大的輸水管一路蜿延至山腳下,彷彿可以看見10幾20年前,大當家、我和友人大T一起從步道起始點向上爬的我們,記得當時我們沒有爬到頂峰,更沒有去找瀑布和猴子。

回程仔仔一直央求仔媽,他也要一枝登山杖。路邊撿拾而來,高度、形狀相彷的粗樹枝他還不要,而且還希望是藍色的。

仔家的分工通常就是如此,我只須安然地將人載回家,順利完成一日行程,剩下的,就交給仔媽了。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