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足球修羅場

by 二當家

每到週三,仔仔一早就全副武裝去上學。仔媽擔心在這種陰晴不定的天氣裏,穿著厚重不透氣的長襪,仔一定不太舒服,前一晚刻意準備了全套衣物要我收在相機背袋裏,以備不時之需。

每學期幼兒園都有一些才藝課程供孩子「選修」,從幼幼班開始,仔仔從一而終的課程就是週三的足球課。對於一位百分之一百二十不是運動型的仔仔來說,著實有點出乎意料,雖說我們也希望他多參加運動型課程,一則消耗體力,晚上比較好睡(1週才1天,其它6天怎辦?);二則強身健體,比較不會生病(這不好說……);三則動一動,不要看起來太像「弱雞」(爸媽都不愛運動,難道仔仔會變運動型男?)總而言之,是什麼動力讓仔仔可以維持連續3年選修足球課,爸媽還摸不著頭緒(難道是……為了那件足球制服??)

而諸多才藝課中,我唯一可以深入敵營拍照的,只有足球課,因為它在戶外草地上,屬於開放空間。

這學期的首次上課,仔沒有參與到(因為去看眼科醫生),所以實際上今天才是仔仔本學期第一次上課。

「今天上足球課時記得要來拍照喔!」仔仔進教室前這樣交待我。

下午回到戶外草坪時,課程已經開始,我拿起相機,望著眼前景象,心想:「這……根本是修羅場啊!」

隨班老師正在大聲訓誡著K君,因為他剛剛故意把球踢到界外,而界外其實就是車道,萬一有車經過,孩子撿球時不注意就易生危險……出界難免,但故意不可取,老師不能坐視不管,K君流著淚持續聽訓中。

K妹一個人孤零零的與一顆足球站在球場遠遠的角落旁,K妹一旦遇到不熟悉的教練老師,她的足球人生必須重新來過,所有學過的一切通通歸零,抑或者身體會開始出現莫名疼痛,必須暫停一切活動,並從中抽離,暫時當個旁觀者。果然,這學期的足球教練身形明顯比之前的教練小一號……看來,K妹足球復健之路看來會有點艱辛。

「老師,他插隊!」「我沒有插隊…」仔仔舉手向老師抗議站在他前面的F君插隊,F君反駁說那是因為仔仔都不往前移動,所以他只好自己向前移動……才剛處理好K君的隨班老師已大步邁向他們,2人眼神突然變得極度溫馴,像剛出生的幼鳥。

足球教練正專注在場上的學員們,其它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無暇它顧。「對,你做的很棒,就是這樣,在球出界前把球擋住!呃…你叫什麼名字?」「W君,我說過這是足球!不要再用手去擋球!」「我剛剛說過了,每個人輪到什麼顏色衣服,就是什麼顏色,沒有得選,如果你不要穿的話,我就要給別人了。」站在教練面前的Z妹不為所動,手裏拿著教練發的橘色球衣,口裏一直唸著:「我要藍色的……」

蘇洵(蘇東坡的老爸)說:「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但是…我做不到。現場實在有太多「值得記下一筆」的事情,一旦用了腦,手就跟不上了(來不及拍照片)。

今天的拍攝工作,以失敗作終。

「今天的足球課好玩嗎?」回家路上,我試探地問仔仔。

「好玩。」仔仔肯定地回答。

在修羅場裏依舊悠遊自得,果真是條漢子,難道真正的目是在這裏磨練自己的心志嗎?(老爸眼眶泛淚)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