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小段的零碎時光

by 二當家

足球課這幾周都在練習傳球,不過練習歸練習,一旦開始比賽,不管你是新手,還是已經踢了幾學期的老鳥,都一個樣:搶球都來不及了,哪來什麼傳球?

要實際運用傳球……這條路看來還是無比漫長(遠望)。

想起上週末,和仔仔到學校等仔媽下班。父子倆在操場閒晃,看見一個落單的排球,便開始玩了起來,最後甚至把它當足球踢。

操場中央有個理著平頭,皮膚黝黑的小朋友,約莫是小學年紀。發現我們在玩球,便緩緩地放下了手中籃球,逐步逐步地向我們靠近。

這個意思,其實就是想跟我們一起玩。

我心想,有年紀相仿的小哥哥陪玩當然好,便將腳下足球向平頭小男孩踢去。

小男孩迅速一腳半蹲,雙手下擋,直接將球抱在懷中,非常確實。小男孩將球回踢的動作,其力道、準度簡直比大人還厲害,如果他不是武林奇材,那一定是練家子無誤。

果然,他是某間讀音有個「青」字的國小足球隊員,而且是門將,今年二年級。

他也剛結束一個教育盃的足球賽,他們學校輸了一球,沒有晉級下一輪,跟我們初次參賽的命運有點類似。

接下來,我們就看他表演了。他可以把球踢得老高,像人們抬頭看高樓的那種高度,仔仔覺得新鮮,跑得老遠把球撿回來,然後小門將再踢,仔仔再跑去撿球…。

「給他操一下體能。」小門將笑著對我說。說著他又把球踢得老遠,踢到了排球網上,仔仔奔著小步向球跑去。

小門將說,他們每天從下午4點練到6點半,2個半小時,周末不強制團練,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去學校加練。

他說明年就慘了,因為4年級主將不能比賽了,比賽只限2-4年級,要看明年有沒有很厲害的人會補進來。小門將的身材說是小學高年級也不奇怪,很難相信他才2年級,但他說桃園學校的球員更誇張,每個都很高又很壯……。

桃園學生球隊很強不是第一次聽說了。仔仔幼兒園的隔避小學有個棒球隊,偶爾會看見掛出紅布條,慶賀棒球隊比賽獲得佳績云云。正好有位同事小孩就是棒球隊的一員,高頭大馬,說他是小學生不如說他是中學生還比較有人信。

同事說棒球隊好不容易打進全國賽,如果遇到桃園的學校,那根本是大人打小孩!那個大人指的是桃園學校,小孩指的是他孩子的學校。桃園的棒球隊每個看起來都至少是國中生的漢草。

跑個幾趟後,仔仔已經不用跑的去撿球了,開始用走的。

「為什麼你會一個人在這裏呢?」我問小門將。

「因為媽媽在上課。」小門將露出白牙不好意思的笑著。

不管夜間假日都還願意花時間進修的人,這註定是一段辛苦的過程。之前上假日班課程時,班上也難免會有帶著嬰兒/小朋友一起來上課的學生。

當然,這都難免會影響上課,但如果念及這些人是花了多少努力,擺平多少關卡才能到教室裏修習這些課程,此時心裏想的就不會是他/她為什麼要帶小朋友來上課,而是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她安心地在這裏上完課。

如果可以,誰會想帶著孩子去上課呢?

仔仔開始揉起眼睛,他累了。我們不得不跟小門將說再見,或許未來不見得能再見,但總盼望小門將在每次跟著來學校時,都能遇見像我們一樣的散客,陪他度過那一小段時光。

那片段而零碎的時光總是像一種陪伴,看不見也吹不散。

#仔男日記059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