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Danielle

by 二當家

幼兒園每月一次野餐日活動,從早上就安排著歌舞表演、唱唱跳跳,然後以小野餐的方式,師生席地而坐,吃著從家裏帶去的食物。食物沒有什麼特別規定,由於不另行加熱,故內容及份量自行考量,此外禁止垃圾食物、飲料餅乾等亦屬違禁品。

仔仔最常帶去野餐的食物是義大利麵,主因是他喜歡吃。有時是一般的螺旋造型,有時是動物造型,有時是貝殼造型,先和仔仔確定好要吃哪一種造型的義大利麵後,當日仔媽刻意早起,煮好義大利麵,放進保溫盒裏,外加一些蔬菜(主要是玉米筍或小花椰),最後加上一碗學校附近麥當勞的玉米湯,大功告成。(因為麥當勞的玉米湯也是仔的愛,還好沒被列為禁品之一。)

除了玉米湯,百分百是仔媽的愛心午餐,基本上都是滿的碗出去,空的碗回來。

我的大學同學Peggy,遠嫁加拿大多年,有一可愛女孩Danielle,已是小學年紀。Peggy和先生輪流替Danielle準備午餐,輪到Peggy準備午餐的日子,Danielle帶著剩飯剩菜回家的頻率愈來愈高、份量愈來愈多,最後甚至餓著肚子回家,也不肯打開自己的便當。

後來才知道,同學嘲笑Danielle帶著奇怪味道的食物到學校……她曾試圖反擊那些人:「我的媽媽用愛做飯, 而中國菜很美味。」

不管是哪一國的菜,媽媽用愛做的菜都是天菜。

在車上,我試著向仔仔解釋Danielle姐姐遠在地球另一端遇到的情形,因為仔仔班上也有一位同學的父親是加拿大人,所以他好似比較能進入狀況。

「我不會理他們這些人,我還是吃我的。」仔仔這麼說。

「那如果不是一 、二個人嘲笑你,而是很多人圍在你身旁嘲笑你呢?」我又問。

「我還是不理他們,我吃我的。」

真實的情況一定比想像嚴峻得多,真實的應對也一定比想像慘烈得多,我是這麼想的。

我告訴仔仔,不只是飲食,舉凡人的身材、長像、課業、服裝…都不該拿來做為嘲笑的理由,不管是先天的基因不同,或是後天的選擇不同,你都要尊重別人和你不一樣,不能嘲笑別人。

語畢,我自己在駕駛座暗自嘆了口氣。

我清楚我講的是對的,但卻感到無比空虛。遑論遠在加拿大的文化環境我難以體會,即使身處土生土長的台灣,我也承認這種類似霸凌的事情無處不在,大人都難以逃避,小孩又能如何倖免?

「就像是我在馬桶上大便這件事情我就是學得比較慢,所以別人也不應該笑我。」仔仔說。

「呃……對……。」我莞爾一笑。「那我們可以怎麼樣幫助Danielle姐姐呢?」

「我不知道。」仔仔認真地想了想後小聲地回答。

「那我們把中午吃的便當畫給Danielle姐姐看,好不好?我們告訴姐姐,媽媽煮的便當最好吃了,我們給她力量。」我說。

「好!」仔仔一口答應。

右碗中黃色的是義大利麵,橘色的是義大利麵醬;左碗中紅色線條是碗,綠色的是玉米湯,至於為什麼玉米湯是綠色的,仔仔只笑而未答,我未得其解。

後記:

For Danielle,因為妳曾身處弱勢,一定可以更加體會弱勢族群的艱困,這會使你會為一位體貼的孩子,這份體貼是人生的禮物,引領你遇見更好的人和開啟豐富的人生。

For Danielle的同學們,因為你們曾身處強勢,一定有更大的機會善加運用強勢族群的力量,讓你們更有機會開創美好的社會與未來,這份力量是多少人難以企望的累積,希望你們能及早看清手中握有的可能性,營造融洽氛圍與理想環境,而不負這一份恩賜。

For Peggy,天下父母心,我們雖然相隔大半個地球,但我們仍在這一端支持妳們。支持之餘,也是給自己的警告與剔勵。

今天這一篇,獻給Danielle和她的母親Peggy。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